年10月上旬,第二野战军5兵团借参加第四野战军组织的衡宝战役为掩护,由萍乡、醴陵,经株洲渡过湘江,进至衡阳、邵阳地区。

之后,该兵团又利用友邻部队经湘西南调为遮掩,向西隐蔽前进,于月底进到湘西之黔阳、洪江、会同、洞口地区,做好了向贵州进军的准备。

17日,第5兵团全部到达预定位置后,为隐蔽作战企图,司令员杨勇和政委苏振华严令各军电台,一律不得暴露部队位置,通信联络可通过四野部队转达。

各部队要严密封锁湘黔边界,对川滇黔之俘虏,一律不准入境和补用,以防国民党军刺探军情。同时,加派部队抢修道路,抓紧给部队补充棉衣,待命入黔作战。

23日,兵团接到发起川黔战役的命令后,根据野司总的意图,决定首先突破国民党军黔东防线,打开大迂回的通路,再向敌纵深挺进。

以第17军沿川黔公路向晃县、玉屏、黄平进攻,歼灭国民党第49军后,直取贵阳城;第16军在左翼,利用国民党军防御的翼侧,向天柱、三穗、镇远穿插,协同第17军解放贵阳;第18军为二梯队。

11月4日,左翼第16军首先发起进攻,当日即攻占了天柱。5日,进至该县桐林地区,与国民党第师团遭遇,发生激战,将这股敌人击溃。

敌慑于我大军的声势,节节败退,并沿途大肆破坏桥梁道路。

6日,我第团进占三穗,7日抢占镇远大桥并解放镇远县城。中路第17军于11月7日发起进攻,第49师当日攻占晃县之黄道司险地,第50师攻占了玉屏等地。

8日,第50师与第16军部队会合,进至黔东,第10军在这时连克松桃、铜仁等县,国民党军所谓的黔东第一道防线全面崩溃。

9日下午,解放军先头部队进至国民党军所谓的第二道防御线:川东门户镇雄关。

镇雄关,是国民党军在黔东的重要防备险地,是解放军向贵阳进军的必经咽喉要道。

其西侧的鹅翅膀,由两个海拔多米的高山峡谷而成,如一只腾飞的大鹅展开双翅,那鹅头紧紧地卡在湘黔公路的隘口上。

山下有一道名为相见河的流水,由北向南横向流过鹅翅膀的前方,是一道天然的鹅翅膀关隘的“护城河“。

陡峭的山壁上,远看细如游丝的湘黔公路,即从鹅翅膀山半腰穿行而过,在前后不到两公里的一段山路上,就要连拐16个急弯。

经过3座架在河流上的险桥,一座由公路环形转弯而形成重叠交叉、盘旋而上的螺丝桥,早被国民党军一个加强营凭借天险用火力控制,并准备在必要时炸毁,彻底破坏隘口通道,这就更加增大了解放军由此进军的难度。

解放军第46师接受攻取镇雄关的战斗任务后,决定采取奇袭战术,迅速攻占鹅翅膀,确保通路不被国民党军破坏。

第团先以3营绕道迂回敌后,历经艰险却未成功。该团再派5连从公路北侧向鹅翅膀右边山头的侧后穿插,直捣鹅翅膀守敌的背后。

5连在连长任富月的带领下,按照当地一位老人所指引的道路,冒雨沿一条崎岖的羊肠小道向敌后摸去。

他们搭人梯,攀绝壁,跨险涧,淌冰河,成功地秘密绕到了鹅翅膀守敌的背后山头上,突然发起冲击,与正面部队的强攻相互配合,歼敌49军师团第1营,俘敌1个连。一举占领关口和控制了附近的制高点。

至此,国民党军黔东防线全部被突破。

与此同时,第3兵团主力在四野一部配合下,突破了宋希濂集团的两翼,解放了秀山、恩施等城。

在此情况下,贵州境内的敌人已经乱作一团,想西撤毕节、贞丰一线,阻我西进的企图又很快被我打破,于是只剩下一路狂逃,有所谓“闻风四十里,枪响一百一”之说。

我军将士则快马加鞭,昼夜兼程,挺进贵州省府贵阳市。

16军军部抵三穗时,二野刘邓首长电令:“5兵团务必于11月15日占领贵阳。”

16军军长尹先炳急忙打开地图一看,还有多里,但时间只有5天,任务十分紧迫。

于是,他给各部队下命令:“日夜兼程,赶到前面,以最快速度占领贵阳。”

各部队边行军边动员,党团员开展进军竞赛,看谁歼敌多,看谁走得快,一路上你追我赶,争分夺秒。

11月9日下午两点,16军进占施洞口。12日,16军团抵甘巴哨,截获国民党空军总部汽车30余辆,当即以一部兵力乘车西追逃敌。

部队上了汽车,如猛虎添翼,以破竹之势直逼贵阳,12日12时,16军解放贵定县城,13日8时解放龙里。

黔东关隘一下,解放军西进势如破竹。国民党第49、89军西逃贞丰一线。

贵阳市内,国民党贵州省主席谷正伦、第19兵团司令官何绍周于13日弃城而逃。

为防止和减少国民党溃军对贵阳市的破坏,刘邓首长命令5兵团迅速抢占贵阳。

一直冲在最前面的先头部队16军团,轻装全速前进,于14日夜23时,进占贵阳市。

紧接着各部队经贵阳继续西进,当夜向清镇进发,15日凌晨4时解放清镇,又以一部北击卫城镇,抢夺鸭池河渡口,与敌隔河对峙。

在清镇接到兵团首长电令:16军在清镇至鸭池河一带集结待命。至此,解放军各路部队相继截断了川黔公路和黔桂线,解放了余庆、开阳、麻江、毕节、黔西、大定等县城30余座。

第5兵团入黔作战,共俘敌余人,缴获各种火炮80余门,轻重机枪80余挺,各种步枪、冲锋枪等余支。解放军牺牲13人,伤45人。

与此同时,我第10军解放了遵义。贵阳、遵义解放后,第5兵团除留第17军于贵州巩固和稳定局势外,其他部队又奉命向川南急进,直逼重庆。

二野司令员刘伯承于29日命令3兵团主力,会同四野部队,共同围歼宋希濂集团,尔后迂回四川东南部,协同5兵团作战。

由3兵团司令员陈锡联、政治委员谢富治指挥的部队,沿川湘公路和龙山、来凤一线,进击鄂西南咸丰和川东秀山、黔江地区,截断了宋希濂集团西退川、黔的通路。

11月1日,我军川湘鄂边作战和黔东作战同时发起。

一时间,在北起鄂西巴东,南至黔东天柱,宽约公里的地域内,解放军组成浩浩荡荡的大军,一队队人马分多路杀向川黔。大迂回、大包围歼灭西南国民党军,解放西南诸省的战幕由此拉开了!

11月3日,在川湘鄂边战场上,我右路军向野三关守军攻击。

此时的宋希濂,对我军的战役企图仍不甚清楚,还以为解放军投入的兵力不大,自信阵地不易被突破,便严令当面20兵团的两个军凭借有利地形阻击,将3个军向龙山、来凤方向南调,企图攻击向永顺地区汇集的解放军右路军。

右路军获悉这一情况后,王宏坤副司令员不禁大喜,立即命令部队乘机发起猛攻,击溃当面守军,攻占野三关、建始和恩施,并乘胜向鄂西咸丰挺进。

左路军陈锡联司令员、谢富治政委,则抓住宋希濂主力调动的间隙,配合右路军发起攻击。

11军相继攻占湘西龙山、鄂西来凤,进逼咸丰,与右路军靠近;12军攻占湘西永绥(今花垣)、川东秀山,并直指酉阳。

宋希濂见“川湘鄂边防线”已被突破,顿感形势不妙,慌忙于8日下令全线西撤,控制川东龚滩、彭水至白马一线。

宋希濂的意图很明显,就是企图扼守入川咽喉,依托乌江天险,组织新的防御,阻止解放军西进。

陈、谢、王等首长一眼就看出了宋希濂的招数,决不能让宋希濂集团有计划地撤退和有组织地抵抗!

我左右两路大军,互相协调,密切配合,于同一天开始了全线快速追击。

11日,右路主力50军在咸丰地区截住由五峰、鹤峰西撤的宋希濂部4个师,经6天激战,歼国民党79军副军长肖丙寅以下8余人。

20日,右路军一部进攻石柱,先后截击歼灭国民党军和地方部队各一部,并向涪陵前进,阻击宋希濂部北撤和在长江以北布防的国民党军16兵团等部队南下驰援。

左路军分成多路追击,进展也十分神速。12军于11日攻占酉阳后,一部分指向彭水,主力直逼天险乌江。

其时,敌我双方谁先到乌江布防,谁就能获得先机之利。敌我双方都在抢时间,比速度,我军先头部队轻装前进,人不停步,马不卸鞍,终于于14日抢先占领乌江东岸要地龚滩。

接着,在当地群众帮助下渡过乌江,迎战在马头山布防的宋希濂部一个师,但因地形不利,兵力悬殊,进攻受挫,12军36师参谋长安仲琨牺牲。

但此战打乱了宋希濂在乌江布防的计划,巩固了东岸要地龚滩,为大部队渡江创造了条件。

11军于12日进至黔江以东的唐岩河边,歼灭宋希濂部正在熟睡的军1个师,至16日,相继解放黔江、彭水,宋希濂部撤至乌江西岸布防。

20日,12、11军主力分别在龚滩、彭水、白马等地渡过乌江,对在白马、江口一线布防的宋希濂部发起全线攻击。

整个乌江岸边,炮火连天,硝烟弥漫。在我军的凌厉攻势下,当面守军一部被歼,一部溃退。

21日,47军在涪陵以南的白涛渡口渡过乌江后,截歼宋希濂部14兵团直属队及79军残部余人,俘获该兵团中将司令官钟彬。

宋希濂集团在乌江西岸临时部署的最后一道防线被摧垮了。宋希濂不得不命令残部向南川、綦江方向撤退。

人民解放军进军川黔作战中的第一仗,一举突破“川湘鄂边防线”。



转载请注明地址:http://www.abmjc.com/zcmbjc/3042.html